□ 本报记者 姜玉泰
李占江5月25日,省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分组审议了《山东省机动车排气污染防治条例(草案)》(以下简称条例草案)

[导读]最高法院副院长关于醉驾入罪表态引发争议,网友多是不解和批判,担心最高法的表态让治理酒驾前功尽弃。昨天,记者采访刑法专家对醉驾

广州检察机关昨天对首批13宗危险驾驶案(其中基本上属醉驾)集中提起公诉。检方表示,只要醉驾,就构成犯罪,一律提起公诉。醉驾是否一定入

□ 本报记者 姜玉泰 李占江

[导读]最高法院副院长关于醉驾入罪表态引发争议,网友多是不解和批判,担心最高法的表态让治理酒驾前功尽弃。昨天,记者采访刑法专家对醉驾入刑的定罪标准等相关问题进行释疑。

广州检察机关昨天对首批13宗危险驾驶案(其中基本上属醉驾)集中提起公诉。检方表示,只要醉驾,就构成犯罪,一律提起公诉。

5月25日,省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分组审议了《山东省机动车排气污染防治条例(草案)》(以下简称条例草案)。条例草案规定,从今年10月1日起,我省将成立环保检验机构对机动车尾气进行检测,机动车辆将逐步贴黄、绿色环保标志,无环保标志不准上路。

最高法院副院长关于醉驾入罪表态引发争议

“醉驾是否一定入刑”的争论,在广州算是“落地”了。

对此,有人提出疑问:机动车安检中已有尾气检测项目,为何还要再单独设立环保检验机构,这会不会造成社会资源重复投入,车主的负担会增加多少?

前天,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军在全国法院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上表示,要正确把握危险驾驶罪的构成条件,不应仅从文意理解刑法修正案(八)的规定,认为只要达到醉酒标准驾驶机动车的,就一律构成刑事犯罪。

对广州检方的态度,我表示支持。虽然作为私家车主,从严的倾向对我未必有利,但正因自己也开车,更对醉驾的危害性感同身受。科学测试表明,就算老司机,喝一瓶啤酒后,发现紧急情况的反应速度也会慢0.5秒。以前查得不严时,朋友聚会很多人喝高了也会信心满满地钻进车里、照开不误,虽然好彩没人“中招”,但启动车、出车位的动作往往会有所变形,可见高晓松当庭“酒令智昏”的话是肺腑之言。

焦点一:是否有必要单设环检机构

醉驾并非一律入刑的言论一出便引发广泛的关注和讨论,网友多是不解和批判。有网友认为,最高法的表态让治理酒驾前功尽弃,还有网友认为这会导致法官的自由裁量权过于宽松。

之所以赞成严查醉驾,理由还有两点。其一,对行人而言,“醉酒”的汽车就是一件“重型凶器”,生命无价,必须严厉约束“凶器”上路。其二,我们本来就是一个人情社会,很多“硬杠杠”到了下面往往变“软”——如最近四川丹棱县一水务局副局长明明是醉驾,却被当地公检法“三堂会审”后按“酒驾”处理,遭公众质疑后方才纠正。试想,如果打击醉驾再变成一个留有余地的“软杠杠”,下面执起法来岂不是更不成样子!

5月20日刚审完车的济南车主任建军告诉记者:济南市区现有7家机动车安检机构,审车时要排不短的队,他这次是8点15分赶到审车点,上午没审完,吃过饭又接着排队,直到下午3点20分才审完全部9项。如果环保部门再设专门的尾气检验机构,审车用的时间会不会更长?

昨天,记者采访刑法专家,就最高法的表态是否与法律条文冲突、如何看待醉驾入刑的定罪标准等相关问题进行释疑。

当然,从法律流程上说,“醉驾一律公诉”并不等于“醉驾一律入刑”,因为怎么判还得法院说了算。不久前最高法和公安部在这件事上有些看法还有待统一,希望在广州,维护“醉驾入刑”的刑法刚性能率先成为一种共识,并形成具有示范意义的判例。

据悉,我省已建成的几家环保检验机构,每家投入都在1000万元左右。针对有群众提出“安检中有尾气检测,为何还要重复投资新上环保检测线”的质疑,省环保厅污染控制处的刘宪勇告诉记者:安检中的尾气检测工作,从检测方法上讲已经落后,不符合国家要求,对控制机动车排气污染,保护大气环境效果有限,必须实行新的检验方法和检验标准,这就需要新上一批环保检测线,这不存在重复投资的问题。

1、问新的表态是否与法律冲突?

车管部门人士介绍:机动车安检实行的《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项目和方法》(GB21861-2008),是国家质检总局和国家标准化委员会联合批准发布的,不存在“不符合国家要求”问题。目前在机动车安检中,根据国家的规定,对尾气检测实行的是双怠速法,环保检测实行的是工况法,双怠速法是静态测量,工况法是通过模拟车辆在运行情况下对排气污染物进行测试,虽然两者方法、标准不同,但测量的内容是一致的。

陈泽宪(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所长、北京市法学会顾问):张军的说法从理论上说本身没有问题,这体现了刑法总则与分则之间的关系,及刑法与道路交通安全法等其他法律的关系。刑法总则第13条中有关犯罪概念的条文说明,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,不认为是犯罪。总则具有普适性,无论是对各个分则,还是在认定具体罪名时都要考虑总则的规定,因此张军“情节轻微不入罪”的说法并不是只针对醉驾,而是适用于所有罪名。这反映了中国法律体系的特色。

环保部门并不认同这一说法,“双怠速法和工况法的监测效果并不相同,此前在莱芜市通过安检机构尾气检测的2万辆车中,有一半以上达不到环保检测的标准。”刘宪勇解释说,“并不是环保部门要重新设环检机构,我们实行社会化运作,只要符合资质,安检机构当然也可以上环检线。”

2、问一刀切还是考虑其他情节?